字:
关灯 护眼

第794章

破旧的石头瓦房。

院子里很脏很乱,什么东西都有,可以说这是一个垃圾站一样的地方,很臭,没有下脚的地方。

就在这么一个地方,一个头发很长,乱糟糟的老头,头发粘成一缕一缕的。脸很脏,看不出本来颜色。

老头坐在地上,正在烧火做饭。

锅也不干净,到处很脏。

很难让人想想,就这么一种环境,如何能够做饭吃,做出来的饭菜,该怎么吃下去。

苏木草皱着眉头,跟在张青云身后。

看到两个人,老头花白乱糟糟的胡子抖动:“你们找谁?”

“你是唐峰?”

很难让人相信,这位在四十多年前,是一个富豪。

四十年前,这位意气风发,风流倜傥...同样也不干人事。

“你们找谁?”

唐峰又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你叫唐峰吗?”

苏木草皱起眉头,这里实在是太难闻,她一刻钟都受不了,只想问清楚之后,直接离开。

“你们找谁?”

唐峰又这么问了一句。

张青云冷笑一声:“装疯卖傻,你可真是会装,唐峰,四十年前的桉子,已经破了,你要受到惩罚的。”

“你们找谁?”

唐峰还是这么一句。

神情没有丝毫波动,眼睛里甚至都没有丝毫的波动。

“湖了!”

忽然一股湖臭味飘来,唐峰赶忙把小耳锅端下来。

打开锅盖,锅里煮的竟然是老鼠...

还是没有剥皮拔毛的那种。

唐峰拿起一只,直接往嘴里塞。

“呕。”

苏木草一阵干呕,转身跑出去。

张青云也有些受不了,从眼前人的情绪波动,精神波动判断,这是一个正常人。但是根据环境,根据行为判断,这不是一个正常人。

这是一个怪异的人,掩饰自己的人:“这些年,你的亲人接二连三死去,你成为孤家寡人一个,你就没有想要反思的,有些后悔的事情?”

张青云隔绝了红衣女鬼对外感知,现在还不是鬼怪出没的时候,这时候出来的话,会直接魂飞魄散。

“真香。”

唐峰不断撕咬手中的食物,吃的真的很香。

这完全不是做作,也不是装模作样。

张青云微微摇头,转身离开:“会有人来找你的。”

唐峰如此模样,如果不知道他曾经过往,必然会心生怜悯。如今,张青云反而感觉,唐峰一切都是伪装!

“咱们怎么办?”

苏木草脸色有些白,那种东西也能吃?

太恶心人了!

老鼠两个字,她都不想去想,怕自己恶心。

“熘达熘达吧。”

张青云带着苏木草,再次来到村头。

村口不仅没有因为夜幕降临,而变的寂静。

反而,随着夜晚降临,村口聚集不少老人,还有孩子。

年轻人一个没见,不用想也会清楚,年轻人已经外出,甚至是中年人,也要外出赚钱。留下的,都是老人孩子。

“你们来了?”

看到张青云两人,之前在村口的老人,很是关心:“还是去洗把脸,去一去晦气吧。那个人,谁靠近谁倒霉啊。年轻人,我劝你最近还是在这里,找个地方坐下,不然霉运缠身,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青云很是好奇:“这位大爷,这个唐峰什么时候搬来的,又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他之前是什么人?”

这里的老人,面对张青云的问题,并不感觉惊讶:“其实来这里,问过这种话的,你并不是第一个人,前几年,还有人来问。但是...他们去找过这个唐峰,最后都莫名其妙的死了...”

这里面有蹊跷!

张青云双眼微眯,这个唐峰,没有什么特别,为什么见过他,都会死掉?

神情微动,这时候体内产生一种特殊的毒素。

张青云恍然,唐峰在自己的家里,不知什么地方,不知什么办法,只要进入他家,都会中毒...而且这种毒素,寻常并不多见。

“原来如此。”

怕是唐峰,一直心生恐惧,毕竟曾经犯下罪孽,所以担心有人查他。

所以,先下手为强!

“年轻人,听人一句劝,胜读十年书。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老人幽幽一叹:“要说这个唐峰啊,我与他小时候还是玩伴,那时候关系挺好。他上学学习成绩数一数二,而且很是好学。”

“那一年,唐峰在爷爷的帮助下,走出山村,成为我们村唯一走出去的大学生。那时候他就已经很少来。”

“那一年,他把爷爷接走,前后有十七八年吧,就再也没有回来。”

老大爷回忆着:“约莫三四十年前,唐峰有一天,突然回到家。他性情大变,也不理人,别人招呼他他也不理。后来他的妻子儿女,也都回来村子,不知为何,前后没有两年,都死了...”

“唐峰有三个姑姑,两个姨妈,四个舅舅。也先后莫名其妙的死了,那时候还都以为他是天煞孤星,他的存在,就是克死所有亲人。但是那一年,我们村有好心人,看着他过得不如意,毕竟是同村人,就想帮助他。”

“但是,离开他的家之后,半年中,都会陆陆续续的死去,后来,就没有人敢再去他家。现在,我们一年到两头,未必见到他一次。”

故事很简单,是因为不了解。

唐峰给人的感觉是神秘的。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谢绝几位老头老太太邀请家里坐坐。张青云手一抹玉石,抹除封禁禁制。

一道红影飘出,红衣女鬼已经直接前往唐峰的家。

张青云坐着不动,苏木草有些着急:“我们也去看看吧。”

“无非就是恩爱情仇,看了也没意思。”

张青云不喜欢这种,红衣女鬼要报仇也好,唐峰都是罪有应得。

所以,张青云不会阻止。

“哎,一旦她杀了唐峰,就没有机会轮回转世了。”

鬼物,不杀人还能度化,还能投胎转世。

一旦杀人,就再也没有机会投胎转世。

张青云依旧坐着:“我说,我可以做到。”

苏木草撒娇:“走嘛老公,你不去人家害怕。”

这个胆小的女人,张青云无奈:“行,满足你的好奇心。”

当两个人来到门外的时候,看到的不是残忍,也不是残虐,也不是红衣女鬼的报仇。

红衣女鬼就站在门外,呆呆看着那个呼呼大睡,街边疯子一样的唐峰。

“你怎么不进去?”

苏木草很是奇怪:“他害死了你,害死了你的母亲,你的孩子,你就这么无动于衷?”

“哎...”

红衣女鬼长叹一声,有些畏畏缩缩:“其实我,害怕。”

苏木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