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第795章

这是一群好心人,张青云耐着性子:“你们想知道,就跟我来。”

所有的解释,都不如实际行动,直接拿出来证件,才最具有说服性。

当看到两个人的身份证件,看到结婚证的时候,几个青年讪讪一笑:“这位姐姐,长的很显得年轻,抱歉抱歉,打扰你们了。”

这是一群富有正义感的青年,张青云也不着恼:“你们的做法是正确的,社会上有你们,其实是一种良好现象。”

起码,这个世界不冷漠,还有温度。

把苏木草放在车内,张青云也直接躺下。

三天后,苏木草才幽幽醒转:“呀...我喝醉了?”

“嗯。”

张青云很是配合的说道:“你没喝醉,就是困了累了,躺一会儿,就是时间有些长,三天时间。”

“三天?”

本想借着酒劲,要把张青云推到的。

这下倒好,自己先倒了。

“咦?”

苏木草刚要说话,忽然神情一变:“我...我...我的修为?!”

抬头看着张青云,苏木草满脸震惊:“不会是我喝醉之后,你与我...双休?”

她记得,那几位姐姐说过,一旦成为真正的夫妻,张青云有一种双休的办法,提升她们的修为。苏木草有些嗔怪:“你真是着急,起码我也要清醒着啊。”

张青云:“???”

“是那杯酒的作用,有没有双休,你自己不知道?”

没有啥感觉?

苏木草有些大条,什么事情都是向好的方向去想。

“咦?”

这一感应,才知道自己元阴还在,苏木草脸色一红。

“那是什么酒,怎么效果那么好?要是多喝几次,岂不是直接追上几位姐姐?”

苏木草在他身上翻找:“酒葫芦呢?”

“这种酒是法则规则炼制,其实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种酒的酿造,就是法则规则,还真没有其他材料之类的。所以,才会有可怕的修为提升的效果:“不过,你刚喝过这种酒,想要再喝,要等到九天之后,不然,你就要睡半个月才行。”

摩挲着酒葫芦,苏木草直接据为己有:“送我好不好?”

“行。”

这东西,随手可以酿造,不要说并不稀有,就算是稀有,苏木草索要,张青云也不会心疼,直接给她。

“谢谢你老公。”

苏木草大喜,但是转念一想:“哼,人家没有魅力还是怎么着,机会都给你了,你怎么这么老实?”

......

汽车发动。

这次继续前行。

越是前行,越是人烟稀少。

这天清晨,两个人醒来。苏木草满脸红晕,张青云神清气爽。

“万倍时间加持,还真是效果很好。”

他们在阵法中,一呆就是几十年。

苏木草如愿以偿,抱着张青云的脖子:“人家以后是你的人了,你要疼我。”

二话不说,继续时间逆转,十万倍时间加速。

也就是一天一夜的时间,阵法内已经数百年过去。

苏木草容貌成熟很多,看上去已经有二十来岁模样。

“这里空气真好。”

这里已经是高原地带,苏木草笑了笑:“要不,咱们就去昆仑,看看这个世界的昆仑,有没有修行者?”

张青云也是心动,收起汽车,两个人手牵手,行走在高原之间。

看着熟悉的雪山,张青云感慨良多:“看到雪山,勾起我不少记忆。”

关于雨荷的记忆,关于很多人的记忆,关于马玲玉的记忆。

张青云自己都不清楚,阵法时间加持下,他已经活了多久。反正,记忆极为悠远,一些记忆,不去刻意搜索,大有一种潜藏的意思。

“现在又多了一个我。”

在这里,他们成为了真正的夫妻。

张青云点头:“是的,现在多了一个你。”

昆仑还是那个昆仑,行走在昆仑之地,去了三仙谷,去了很多熟悉的地方,这个世界毕竟是曾经世界的延续。

这里,甚至还有曾经故人生活的痕迹:“这里,已经没有修行者了。”

昆仑之地,熟悉的修道者,早已经不复存在。

他们可以活的久远,别人是不行的。

看着三仙谷中,熟悉的痕迹,张青云笑道:“当年,就在这里,我认识很多道友。”

可惜,修道有缘才行,无缘就算是教导,也无法成功。

一些人名,张青云已经忘记,现在想一想,又想了起来。

在这里住了几天,苏木草这个喜欢热闹的,竟然也喜欢这种安静的生活。学着洗衣做饭,学着收集食物。

张青云突然发现,苏木草性格可以活泼,也可以安静。

这一天,张青云静极思动,站起身来:“咱们也该离开了。”

苏木草反而恋恋不舍,看着已经收拾好的山洞,这几天她很勤劳,收拾出一处山洞,到处收集野花点缀。

原本荒凉的山谷,现在已经鲜花遍地,看上去有着人的气息。

“这里,咱们以后再回来好不好?”

苏木草很是不舍,独处的时间很是难得。

要是回去,张青云就不单单属于她。

一挥手,布下阵法:“这里有了阵法守护,而且时间近乎静止,以后想来的时候,直接过来就是。”

苏木草眼睛亮起:“是啊,我总是忘记咱们的身份,咱们不是普通人啊,一个念头,就可以回来的。”

走出山谷,继续寻找熟悉的痕迹。

在昆仑,废弃倒塌的道观,张青云想起那个被自己收养的小女孩,张青云不是很希望,自己想起名字,带来太多记忆。

搜索一番,囚神之地并不在这里:“看来,囚神之地,只有一个,只能在那个世界。”

苏木草没听懂,也不追问。看着废弃的道观,而是叹息道:“这里也曾经有过辉煌,只是可惜,这个世界,没有道法道术,传承也已经中断。”

离开这里,继续深入昆仑深处,在这里看到不少小动物。

在外又是一天,苏木草的要求下,他们来到三仙谷。

刚刚进入山谷,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苏木草指了指山谷中,一个有着高原红,穿着本地特色服装的少年,正在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不断的找寻走出去的路。

苏木草脸色古怪起来:“这里很少会有人来,没想到,这里还有牧民,能够进入这里,代表着这是有缘。”

看着兴致盎然的苏木草,张青云还没说话,苏木草眼睛里都是一种别样神采:“虽然因为世界法则规则虚幻的限制,调教出一个弟子很难,也很难带着他离开,但是我还想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