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一中文网 > 问剑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千金

第三百三十五章 千金

屠夫没有回头,依旧冷漠地喝酒吃肉,

猿猴老者眼帘微抬,尖利道:“你师傅怎么不来?”

鸦九傀儡答道:“他被【长安微景】所通缉,无法在长安城周遭出现。”

猿猴老者冷然一笑,“他自己不来,让你去送死?”

鸦九傀儡道:“并非送死。按照计划,我们完全能重创虞国,并且全身而退”

“没兴趣。”

屠夫沙哑打断道:“司徒豸落在镇抚司手里这么长时间,早就被打穿了琵琶骨,废掉了气海灵脉。

就算救出来,也恢复不到原本修为。

我和虞国是有仇不假,但不会为了一个废人冒险。”

鸦九傀儡目光微凝,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巧竹筒。

打开筒盖,取出藏在里面的纸卷,缓缓说道:“我来之前,得到了幽穹的授权。

这不是对二位的通知,而是命令。”

卡察。

屠夫咀嚼骨头的动作为之一顿,他吐出一根锋锐骨刺,从椅子上缓慢站起,

魁梧身形在烛火照耀下,于庭院地面的石板上投映出庞大阴影。

“你说,命令?”

屠夫手掌轻轻按在腰侧砍刀的刀柄之上,

下一瞬,整个人化为一道残影,出现在鸦九傀儡身前。

他面容狰狞,整张脸被一道斜向疤痕一分为二,处于疤痕顶点的左眼凹陷下去,已经瞎了许多年。

“你真以为,修了太玄宗的千机傀儡术,就能高枕无忧,谁也发现不了你的真身了?

连你的老师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又有什么资格,拿幽穹来压我”

屠夫拽住鸦九傀儡的头发,手中砍刀在对方脖颈上划出一道深邃伤痕。

鲜血汩汩渗出,鸦九傀儡本能地伸手捂住脖颈,艰难道:“镇抚司石棺林中,除了司徒豸外,还关押了数十名重刑囚犯。

他们,全都是,修士”

啪。

抓住头发的手掌突然松开,鸦九傀儡登登登倒退数步,快速用念线缝合好脖颈伤口,

再拿出绷带,往上面撒上止血药粉,在脖颈上缠绕数圈,勉强止住了流血之势。

“修士,囚犯?”

屠夫冷漠道:“都有谁?”

“修行血尸墓门功,在虞国幽州、平洲、易州等地犯下十几起灭门大桉的魔修,舜邮逸。

修行洪海浪涛诀,在周国南海航路,凭借一人一舟兴风作浪,劫掠无数船只,被誉为海毒蛇的沉封。

修行了阴宇阳晖术,在岭南自称昊天使者,蛊惑各州百姓,掀起民变的景鸳道人”

鸦九艰难说道。

每一个配得上镇抚司石棺刑罚的犯人,都是恶贯满盈、罪不可赦之辈,哪怕凌迟处死都有些轻了。

鸦九沙哑补充道:“在这其中,至少有九人,修行了前隋的血脉之术。”

“”

屠夫眯了下仅剩的右眼,前隋的血脉秘术,是模彷上古人神共居时期,利用修士与修士之间的长期婚配繁衍,让子孙后代获得独立于灵脉之外的先天异能。

这样做,是能规避灵脉传承的不稳定性,

但也会让后裔出现种种问题。

轻则身体残缺,智力受损。重则身体严重畸变,无法与人沟通,近似妖魔。

能稳定传承的,少之又少。

因此才会被主流修行界抛弃。

“血脉修士味道都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