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一中文网 > 问剑 > 第十六章 教习

第十六章 教习

“少爷,地契这就拿回来了?”

“拿回来了。”

保安堂后院里,李昂得意洋洋地将地契房契说明,放在装着家当的木箱底部。

今天一早,那位除干净寄生虫的船主沙德,让他兄弟送了一百贯过来。

加上牧监司的一百贯,和这段时间收的门诊费,再减去纯酒、布帛、药材等的消耗费,李昂手上还剩下一百九十七贯。

当即带上钱去到杏林会会长艾荣家里,要回了地契说明。

柴翠翘小声嘀咕道:“艾荣这么干脆就把地契拿出来了啊?我还以为他们又要耍什么幺蛾子呢。”

“钱都凑齐了,他们还有什么借口?真要闹到官府那里,也是我占理。”

李昂笑道:“总算是了了桩麻烦事。

对了,今天端阳节,我先去留轩先生那里拜访一下,看看他儿子的手肘脱臼恢复得怎么样了,下午再买点粽子、五黄回来。

你把家看好,

等晚上我们去看龙舟。”

“看龙舟?好耶!”

柴翠翘兴奋地拍了下手掌,洢州城里有大大小小上百家造船坊,与航运有关的商号更是不计其数,每年五月五端午节的夜晚都会有龙舟之戏——

所有龙舟四面悬挂上小灯,哨声一响,百舸千帆竞渡,如流火飞星,率先驶过洢州桥下者即为冠军。

冠军的三百贯奖金倒是其次,能在乡亲们面前长脸更重要。

至于李昂说的五黄,指的是洢州本地习俗的五黄宴,黄鱼、黄瓜、黄鳝、鸭蛋黄和黄酒。

本来是用雄黄酒的,直到三十年前学宫证明雄黄酒喝之有害,所以不管是五黄宴,还是涂抹在小孩额头上防蛇虫,都从雄黄酒改成了黄酒。

“好好看家,我等会儿回来。粽子味道有什么要求吗?”

“要梅菜肉和豆沙馅的,不要白糖馅。”

“诶?你以前不挺喜欢吃的嘛。”

“以前胃小嘛,吃一个就腻了也饱了。现在可以吃好几个!胃要空出来给其他的好吃的!”

柴翠翘双手叉腰一脸骄傲,也不知道在骄傲个什么。

李昂笑着拨了下她的刘海,出门而去。

街道上节日气氛浓郁,各家各户门口,包括摊贩的的桌角,都挂着艾草与菖蒲。额头用黄酒写着“王”字的孩童们在街上追逐打闹,和父母一起去郊外放风筝。

看着热闹景象,李昂买了瓶黄酒,脚步轻快地走近小巷,敲响了蒲留轩家的院门,“留轩先生在吗?”

“哦,日升啊。”

开门迎接的是蒲留轩妻子关丽姝,她手里抱着的小儿子,正玩着一面拨浪鼓,手上还缠着李昂之前系的三角巾。

“快叫日升哥哥好。”

关丽姝笑着垫了垫怀里的儿子,等儿子奶里奶气地问完好,她才转过身去,朝后院喊道:“留轩,日升来了。”

只见后院的石桌两侧坐着两道人影,正在慢条斯理地品茶聊天,一人是蒲留轩,另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