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一中文网 > 夭寿!皇上要和废后住冷宫 > 第二章 辛美人有孕了

第二章 辛美人有孕了

午后,郭兰如正斜靠在榻上发呆。吃了一周的汤药,现在已经能够勉强说话了。只是说话的时候,咽喉处还疼痛的很,再加上她怕暴露身份,不敢轻易张口,所以一天天的只能沉默。

郭兰如现在是个废后,身处冷宫,自然是没什么人愿意搭理。整个柔仪殿一天到晚进进出出就那几个人,也没有人跟她闲聊天。

郭兰如都快要无聊死了,贴心的冬曼去翰林院借了几本“娘娘”平日里最喜欢的兵书回来,可惜全是繁体字再加上文言文,看的郭兰如一个头两个大。

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冷宫生活并没有像她印象中的冷宫那么悲惨,宫殿并不残破肮脏,还有漂亮妹妹照顾,衣食住行一应妥当。就是自由太受限,郭兰如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小鸟一样,被一个超大号笼子给关住了。

郭兰茹最自由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寢殿,把门一关,自己想站就站,想躺就躺,葛优瘫都行。在庭院里也很自由,虽然自己已经被打入冷宫,但是这些姑娘们都很关怀和尊重她。

柔仪殿对面是一座瞭望楼,四层八九米高的样子。左侧是一处叫清心阁的院子,郭兰如原身之前住的冷宫,被一场大火烧了才搬到隔壁的柔仪殿。

右侧是一排旧房子,属于司苑司,里面放了些铁铲花镐之类的杂物。以瞭望楼为顶点,连接清心阁和司苑司,这个大三角形是郭兰如能活动的最大范围了。

瞭望楼后面就是御花园,可惜郭兰如就只能站在楼下看,楼梯那里门锁着,想上楼玩玩都不行。而御花园一有什么大人物来了,万娘子就会急着催她回去。

郭兰如偶尔会遇到司苑司的少使们,这群年龄不大的少女哪怕在这尔虞我诈的深宫也还保留着少年的活泼与好奇心,她们经常偷偷的打量郭兰如,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这个曾经的皇后。

郭兰如有的时候会想,究竟是因为自己被打入了冷宫,别人怕亲近自己沾上晦气,怕惹麻烦,还是原身之前做人太失败了呢?

郭兰如还挺想见见那个叫夏贵仪的女子,她目前只知道两个妃子,也不是妃子,应该叫皇上的女人。丁修媛虽然长得好看,但是为人太讨厌了。至于夏贵仪……

郭兰如望向眼前不远处的红木雕花圆桌。圆桌上放着一盘蜜饯和两碟精致的小点心。蜜饯是冬曼从御膳房相熟的常典侍那里求来的,中药实在是太苦了,郭兰如每次吃完药都要吃好几颗蜜饯,才能把那股难闻的味道压下去。点心是早上夏贵仪让绿珠送来的,隔天就送来两盘,这是第四回了。郭兰如听见过春晴和绿珠聊天,这两盘点心是贵仪娘子自己没有吃才省下来的。

郭兰如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门外喧闹了起来。等她出门查看的时候只看到两个身影步履匆匆的走出了大门,万娘子手里抱着一个锦盒,见郭兰如看着还往一旁躲了躲。姚冬曼则抱着两匹绢布,面带不悦。

郭兰如禁不住好奇心,第一次当着众人开口说话:“怎么了?”

万娘子沉吟了片刻,打开锦盒:“司衣司的刘女史送了两匹布过来,尚食局派人送了些糕点。”

郭兰如看着盒子里整整齐齐的码了七八种点心,胃口大动。拿起一块桂花糕塞给姚冬曼,自己拿了一块千层酥咬了一口,劝道:“好好的,又有什么不高兴的,大姑娘整天板着脸会变丑的。”

这时春睛也从屋里走出来了,郭兰如赶忙招呼:“春晴,来吃好吃的。”

点心终究还是没能堵得住郭兰如的嘴,她坐在石凳上给自己倒了杯水。

“为什么她们会突然送东西过来?”

郭兰如不知道原身是怎样的性格,会不会像自己一样话唠,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但她不想再沉默下去了,原身惨遭废黜被丢到冷宫又遭遇这场大难,就算性格有些变化……郭兰如心想,也解释的通。

姚冬曼感到很为难,她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自家娘娘心里好受一点,咬着唇轻声道。

“这是太后娘娘的赏赐,因为辛美人有孕了……”

郭兰如点头,有点为这个孩子担忧。投胎到皇家,能不能平安生出来都不一定,生出来能不能长大也不好说。

“嗯,知道了。”

“娘娘,您不要伤心,您迟早也会有皇子的!”

郭兰如听到这句话,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深深地看了一眼姚冬曼,有些感动又觉得好笑。

郭兰如内心:别闹,这是冷宫。

郭心如忽然又想起自己在手机上看的某某软件的推广文案,什么皇帝趴在冷宫墙头逗小公主啊,什么皇帝哭喊祖宗,朕就抱一抱!笑意彻底收不住了,哈哈哈了好一会儿,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然而郭兰如这种举动可吓坏了万娘子几人。姚冬曼心疼的不行,连忙掏出手帕给郭兰如擦眼泪。万娘子站在一侧苦口婆心的劝道:“事已至此,娘娘须先保重自己才能图其他事,万不能因为这点事就伤了身子……”

春晴年轻不知轻重,以为郭兰如被气哭了,一把把手里的山药糕丢到了地上,怒气冲冲的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嚷嚷:“什么嘛,明明知道我们娘娘没有孩子才被打到冷宫,她怀个孕还到处显摆。根本就是故意欺负我们!我找她们去!”

万娘子闻言急了,现在娘娘落难,她们这些奴婢行事也得更加小心,越低调越安全,哪怕受人欺负也不能太张扬。呵斥道:“找她们干什么?这是太后的恩赏,不许你胡闹。回来!”

郭兰如早早地洗好澡躺到床上,却无一丝睡意,只能盯着床顶发呆。姚冬曼看着娘娘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于心不忍。跪坐在床前,挥挥手把郭兰如的视线引了过来。

“娘娘,告诉您一个秘密。”

“好,快说快说。”

“皇上,很爱您的。”

郭兰如想着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秘密,不过能告诉她那就最好了。特别专注的聆听,却没想到姑娘一脸认真的说出了这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