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一中文网 > 我绝不是软饭男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沪市年会

第三百二十九章 沪市年会

“我感冒了你还让我喝冰水?你个大直女多冒昧啊你?!”

“渣男请注意你的态度,别人听我说话平时都要付钱的,哪怕我阴阳怪气那也是对你的荣幸。”

“少扯,你再这样我挂了!”

何以梦无所谓:“挂吧,要是你打电话只为了没屁膈愣嗓子那就挂吧。”

“……”

李培风沉默了数秒,何以梦也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主动笑道:“是不是带她们见家长见的不顺利?你爸妈不同意,想让你们分开?”

三言两语竟然猜的也八九不离十了。

李培风叹气道:“我就是想你了,所以和你聊聊天。”

“你……”

何以梦微微一顿,似乎还要调侃,但很快止住了,语气舒缓下来,竟然有那么一丝恰到好处的温柔:“那就聊吧,这种情况下你能找我倾诉,说明你对我信任,我很荣幸。”

李培风苦笑:“没必要这么书面,搞得我都想付你咨询费了。”

“不喜欢这种?那找我干什么?思念我美好的又体了?”

“……”

何以梦的语气暧昧起来:“用电话做么?躺着,我用嘴给你……”

“住嘴!!”

“回答错误。”

何以梦嘴边贴着话筒,轻柔的似在梦中呢喃:“我已经亲到你了,而且正在一点点的往下划,吹弹可破的双唇划过你英俊的脸颊,坚实的胸肌然后……”

李培风义正言辞:“有意思吗?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何以梦语调微扬:“正在让你欲火焚身,别废话,脱裤子,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我不!”

“那我帮你。”

李培风忘了自己第一次phonesex是和谁了,但毫无疑问,他对这次印象颇深。

何以梦知他心知他意,说话又好听,在短短十几分钟内,李培风如愿以偿的在荒诞的现实世界中,获得了片刻温馨与慰藉。

但在挂断与何以梦的通话后,看到几个女孩给他发的微信,李培风又迅速冷静下来。

武问月:“(微笑)沪市我和曼凝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徐曼凝:“我和月月都对你很失望,明天返京,不要联系我们了,不然鲨了你!”

可能是李培风信誉度太低,导致这两位对他的失忆也深表怀疑,以至于态度比较恶劣。而她们不能按照原计划跟随自己一起前往沪市,李某人也有所预料,所以此时并不意外,只是回复了一个头疼的表情包,然后心怀愧疚,默默退掉了机票。

这次是我的!

下次一定要带着问月和曼凝去沪市的迪士尼玩一玩,好好补偿她们。

即便如此想着,可李培风心中的歉意还是久久不能散去。

虽然装失忆将此事拖延过去,但终究是欺骗,终究是肮脏又自私的手段……

“啪”

李培风果断给自己一耳光,力度很大,既是良知觉醒为了让自己尝尝真正疼痛的滋味,也是为了从愧疚中走出,看向其他未读消息。

黄天萱:“和你一样明天中午的机票,回杭市了。但让我白来一趟,你是不是把机票报一下?”

李培风沉默片刻,打字回复了三个字‘对不起’,然后发起了一笔五千块的转账。

黄天萱没有收,只是回复道:“早点康复吧,无论是你脑袋失忆,还是心理上的其他问题。你不亏欠我什么,但你要明白我们并非生活在梦里,我们还有社会关系束缚着,你需要理智一点。”

李培风揉着脸,轻叹了口气,转身到卧室的画架前,掀开画布,欣赏那副未完成的星夜画作,但没两分钟,敲门声响起。

“咚咚”

“妈?让我自己呆一会吧。”

“是我。”

赵清歌的声音,李培风没什么犹豫,果断起身开门。

“头还疼么?”

赵清歌进来看了一眼室内环境,目光在那副画上多停留了一秒,旋而看向李培风。

“不疼了,您坐。”

李培风搬来椅子,但赵清歌没坐,只是道:“不用了,我说两句话就走。”

“…您说。”

“今晚我在这儿住一晚,明早开车回家。”

“……”

李培风盯着赵清歌沉静的双眸,等待下文,即便他能通过心心相印,提前猜到了赵清歌要说些什么,但也不得不再听一遍。而在这种情况下,他往往会觉得这个技能没有也罢,除了让自己内心多受一会煎熬以外没有其他作用。

“如果你真的失忆了,我体谅你的失忆。如果失忆是假的,我也理解你的犹豫。”

赵清歌缓缓徐徐的说完,又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但我希望仅此一次,以后不要再骗人了,尤其是你明白这骗不到谁,何必呢?”

在赵朵朵看透一切的眼神和五味杂陈的语气下,李培风无力辩解,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五花肉,被老赵娴熟的按在了砧板上,而她正拿着刀,比划从哪个部位切比较合适。

“尽快成熟起来吧,虽然你也可以一直逃避下去,但我真的很想你坚定不移地承担起责任。”

赵清歌抿了抿嘴,凝视道:“毕竟,你还是我的学生,我也要为你负责。”

“哪怕你贪婪自私,虚妄无度,轻浮又卑鄙。我也知道和你在一起后,我将无时无刻的要被一直折磨下去,但……”

赵清歌欲言又止,轻出一口气,诚恳问道:“你有你的原因,你也会改的,对吧?”

“……”

在这瞬间李培风想吻下去,就用自己这个吻,为赵朵朵颁发‘北华师最佳导师’的奖励。

但他克制住了,不是因为还要装失忆,而是他冰雪聪明,敏而好学,举一反三,在恩师的教育下瞬间成熟,明白了什么叫爱情中的自我克制。

赵清歌轻声道:“寒假期间除了工作外还要多读读书,想通了,开学再找我。”

“现在,早点休息吧。”

说完话,转身离去。

李培风强忍着从对方后背抱过去的欲望,眼睁睁看着对方离开房间,之后啪一声又给了自己一耳光。

睡觉是不可能睡的,李培风毫无睡意,他蒙上画布,打开行李箱,从中找了一个牛皮纸的笔记本,打开后,用里面夹着的钢笔写下了一段话。

“直到今天我赫然发现,原来我顶着爱这个字,做尽了人间的丑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写了十几遍‘对不起’李培风觉得似乎不够表达自己的歉意,干脆画了一个痛哭流涕,跪在地上的卡通小人,寥寥几笔,活灵活现,很像李某人自己。

但画完了李培风又觉得不好看,将下跪痛哭的小人划掉,重新画了一位坐着抽烟,一脸惆怅的小人,最后又在小人的上头写出一个大大的对话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