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一中文网 > 衡华 > 第三百零六章 陰界觀心見众生

第三百零六章 陰界觀心見众生

未完成稿——半小时后修改正版,再看——

泥泞的滩涂,少年努力拔出脚,然后又踩入不远处的流沙。

就这样,他小心翼翼在这无穷无尽的流沙中挪动。

从流沙河坠落,伏衡华落入一处奇异空间。

天空是灰色的,太阳是黑色的,整个空间带着一种浑蒙感。

如果说玉庭山是生的世界,那么这里就是死的领域。

“死沙之河,流沙界河。”

伏衡华足足花费一个多时辰,才努力爬到岸边。

黑黝黝的大岩石下,两只猴子和一只白鸟在闭目养神。

再往天空看,诡异而玄奥的黑色文字在云霭中隐现。

这些文字,正是他在流沙河上空,所看到的河底灵文秘篆。

“这是一道道术咒法吗,从规模上看——”

衡华心生诧异:地级,不,天级的道法?

功法有天地玄黄四等,与其配套的咒法亦然。

因道术咒法乃修士操控天地之力,与蕴含天地奥妙的先天赤文同源。蕴含先天赤文的多寡,划定了道术的等级。

火咒、风咒这类低等的黄级咒法,只需一到三枚先天赤文即可展现。高一些的,六到十枚赤文足矣。

三十枚先天赤文构成的道术,就可以归结于玄级道法。

五百起步,归列地级道法。

而一万先天赤文构成的咒法体系,即为天级。

天级道术,是一条以道为核心的体系,可以衍生拆解各式各样的地级乃至玄黄级别的道术咒语。

伏衡华从出生到现在,见过的天级道术屈指可数。

除却天授道术和天罡道法外,只有“太玄逆命术”、“地维之系”归列天级。

老爹创造的“陨星天杖”借星辰之力,引动万古之前的灭劫。理念、手法固然高明,但因解析出来的先天赤文只用九千八百二十五枚,仍是地级道术。

“眼前这道咒术,必是天级,且涉及死之法度,应该是一种让人立刻毙命的道法。”

手一指,对方立刻断气。

眼一瞪,对方当场倒地。

伏衡华一边观摩记录,一边顺着云雾飘动,向远处走。

随着勘测,伏衡华惊愕发现,自己如今正在“玉庭山”中。

虽然和外面的长春领域本质不同,但山势走向和坐落于此的楼阁,与玉庭山格局一模一样。

他看到山脚下的碧泉宫,看到半山腰的翠光阁,以及位于最高峰的掌门金殿。但在“流沙河空间”,这些建筑同样以暗色渲染,不见仙气,唯有死亡。

“与生对立的死界?这里是玉庭山的暗面,或者说——影子?因此,万物都投影在此?”

衡华观察大地,发现“死界”不存在人类。

除手持玉板,身着素袍的自己,都是一些奇怪的动物。

树林间、岩石上、包括那些楼台建筑,统统都盘桓着飞禽走兽。

伏衡华小心走到碧泉宫。

围墙内,空中飞舞各式各样的蝴蝶、地上盘绕上百条吐着蛇信的长蛇,时不时还有几头老猿在手舞足蹈。

“……”

他默默退出,手托玉板继续记录天上的死篆。

不知不觉,伏衡华来到一颗大榕树下。

树冠浓如墨色,无数气根下垂,宛如条条龙蛇。

随意瞄了一眼,见没有危险。他坐在树下推演自己记录的死篆。

咒术,乃修士依托先天赤文,操控天地之法。

每一道咒术,都能解读成一条由先天赤文构成的秘篆链。

这便是符道的本质。

一般咒术创造流程:先以赤文编构秘篆,然后以言语、手势等方式施展,最终再用灵文秘篆重译一遍。

许多修士终此一生,都只会念咒掐诀,根本不了解道术背后隐藏的符箓本意,以及先天赤文所蕴含的道理。

咒术,是道咒师的专长。他们负责创造道术咒法,并进行改良、加工。当今东来修行界的咒法,有一小半是覆洲后的道咒师创新而来。

伏衡华的镜子朋友,按照东来这边的修真职业认知,也是一位道咒师。

“论创新改良咒术,我不如他。但我的演法本行,最擅长搞翻译了。”

咒语创造后,皆是依托先天赤文而成,不拘仙魔妖鬼,都能施展咒语。

为保密,也为增加效果。道咒师在通用版咒法外,会用仙家秘箓灵文进行转译。改良后道术,唯有修仙者才能施展。

魔道、鬼道与此相类。

经过灵文秘篆转译的咒语,受到道统限制,无法跨道统施展。有些仙门,会专门构造属于自家的道法。

比如紫皇阁的专属道法,玉圣阁心法、玄微派心法便无法驱使。

而偏偏演法师的一项工作,就是翻译灵文秘篆。

伏衡华精通仙魔邪三道,自然是转译的行家。

但如今,伏衡华尝试将空中的“死文”转译为先天赤文。可足足过去半个时辰,他只字未动。

“这不是玄微派体系啊?不是说,玉庭山都是他家建造的?这地方不涉及玄微派的道法理念,还能有别家不成?”

空中秘篆十分晦涩深奥,伏衡华看着玉板上漂浮的上百个符文,根本无法理解。

伏衡华忙活大半响,也没半点头绪。

啪嗒——

突然,树冠坠下一条小红蛇。

伏衡华眼疾手快,将小蛇盘在掌心。

噗嗤——

小蛇对他吐火,但伏衡华手一捏,火焰自动消散。

“这蛇倒是个奇种。”

小蛇只有一指长,身生赤鳞,背有羽翼,而小脑袋上还有两个明黄色小犄角。

“蛇?羽蛇?还是角蟒?有点龙的味道,但又不是蛟龙之属。”

伏衡华将小蛇翻来覆去检查,最终无果。

索性小蛇没有恶意,他便搁置在膝上,继续研究“死咒”。

……

“阿嚏——”

傅玄星盘坐在第三层,揉着鼻子打量这处试炼。

十二重楼,是玄微派考察弟子能否出师的试炼。

除却修为战力外,也会考察一些奇怪的东西。

比如现如今,傅玄星上下左右……整座楼层写满文章。其中有一些留白,需要傅玄星依着本门道经来填空。

“这些东西,我哪还记得啊?”

在蟠龙岛,伏丹维亲自教导傅玄星,也是在剑法、炼气上。关于玄微派的道藏功课,伏丹维哪懂?

周潇又一心忙着研究太玄天书。除却给他几本道藏,让他自己背诵默写外,就不怎么操心了。

“万物之宗,源从道生,故曰什么来着?我记得好像是‘初’?不,不,又好像是‘始’。”

少年咬着手指头,努力思考自己早就扔到角落的道藏。

这几年,他在蟠龙岛开心厮混,不是跟伏向风切磋,就是和伏桐君耍架。

周潇问及,他满口应付地,说自己背会读熟了。

可事到临头,傅玄星开始后悔了。

“我明明没打算来,师祖却突然把我扔进来。这不是坑人吗?”

这时,他脑中突然迸发诵读声。

“万物之宗,源从道生,故曰始。无形无名,大象大希……”

傅玄星眼前一亮,迅速在空白处填字。

……

伏衡华诵读道藏,回忆玄微派的大道构成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