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八一中文网 > 让你当质子,你追敌国女帝?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黑心圣人嬴无忌,炎王毙,四海一

第二百九十四章 黑心圣人嬴无忌,炎王毙,四海一

妖王印记,这对于妖族来说,是相当禁忌的存在。

当他们打上这道印记的时候,就意味着背叛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当然,它同样代表着妖王的本源。

虽然不多。

却也是实实在在的本源。

只要炼化,对妖族就大有裨益。

可惜。

从来没有人炼化过。

这顿爹娘全席,属实是有些大补了。

炼化之后。

牛犇犇一脸幸福地拍了拍肚皮:“爽了!感觉好像摸到了妖王境界的边,那个嬴……乾王,多谢了!”

嬴无忌板着脸:“你甚至都不愿叫我一声陛下!”

牛犇犇梗着脖子:“我是黎国牛,不拜乾国王。”

“娘的,以后有你拜的时候!”

嬴无忌骂骂咧咧,眼底却闪过一丝笑容。

跟凰女混了一段时间,他也清楚了一些妖族的情况,对于妖族来说,妖王可不仅仅是一种境界。

简而言之,就是妖族也有类似族运分配的东西,只不过仅限于族群首领。

就比如一种雌雄同体的群居鱼,平时只有一条鱼有雄性性状,雄鱼死后,最强壮的雌鱼就会变成雄鱼,成为新的领袖。

而反映到大族群中,当一个族群有妖王的时候,新妖王的诞生就会受限,如果出现新妖王,就会与老妖王争夺首领之位,败者离开族群。

就比如如今的牛魔圣,当年突破妖王受限,用计谋害死了亲爹,当即原地突破。

再比如刚才的狐后,就是突破之后,干翻了自己的狐王丈夫。这个狐王丈夫,败亡之前把自己跟另外一只母狐的后代交给了白家,成为了现在的白芷。

所以换句话说,胡糊糊跟白芷,也算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

再换句话说,自己跟十三爷也是连襟。

这些都是题外话。

总的来说,妖族的正统妖王数量有限,这也是几千年前限制妖族发展的主要因素。虽说每个种族都不止一个族群,光是牛族就有六个正统妖王,但妖域空间就那么大,妖王数量一直上不去。

但规则之水泄露之后,突破老妖王压制的新晋妖王越来越多,新老之争不论谁战败,都会有活下来的,在野妖王的规模已经达到了相当的规模,妖王数量翻了两倍不止,大妖更是不计其数。

现在正统妖王随时都会面临在野妖王的挑战,内卷之下,整体实力嘎嘎提升,所以他们才如此看重妖仙体质,若是能成为族群中的“神”,就不必当族群中的王了。

如果眼前这三个能够突破至妖王,加上妖仙体质,是很有可能夺位成功的。

自己培养的那些小妖崽,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只是族内环境相当凶残,还真不一定能够保证夺得妖王之位,但他们修为突飞猛进,送到妖域的时候已经是大妖了,倒也不用太过担心他们的安全。

“犇犇啊!”

嬴无忌似笑非笑道:“想当妖王么?一边当妖王,一边继续在黎国当官。”

牛犇犇有些兴奋:“当然了!等我突破妖王境,就回族中顶烂他的腚!”

一旁金锦荆依旧沉默不语。

树妖的感情向来不丰富,即便成了大妖,也多是以本能做事,她在黎国呆了这么长时间,完全就是一个祈农树的作用,不过能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这份工作,不然也不会跟牛犇犇他们一起向十三爷求助了。

光是杵在那里,对那些庄稼施展施展本命法术,就能得到海量的功绩,还有百姓信仰,帮她浇水松土施肥。

唯一苦恼的就是,那些百姓总是把牛犇犇的粑粑当成天字第一号的肥料,搞得她不胜其烦又不好拒绝。

胡糊糊却神情有些复杂:“我,我有些想回去了。”

“为什么?”

嬴无忌有些诧异。

胡糊糊控制着自己不朝嬴十三的方向看:“在这里我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

嬴无忌瞅了一眼十三爷,发现他已经进屋,整理画像前被刚才动静搞乱的东西了。

他笑着问道:“那你离开这里就能找到了么?”

“这……”

胡糊糊有些迟疑。

嬴无忌笑道:“先呆着吧,在这里你还有着选择走不走的权力,走了可就不一定能够选择回不回来了。”

胡糊糊犹豫了一下,微微点头:“嬴无忌,你什么时候才能把我姐姐复活?”

“你问这个做什么?”

“她活了,也算了却我一件心事。”

“这天下少不了生离死别,我会尽力帮忙,但你不必以她的生死折磨自己。”

“不是折磨……”

胡糊糊轻叹,心中补充了一句,她活了,我就能少几分痴心妄想。

不过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感觉,作为一个狐妖,每天在这里拉拉姻缘,治疗治疗家庭隐疾,一直都挺快乐的。

但终究少了她最想要的东西。

“啧!”

嬴无忌咂了咂嘴,也没打算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跟十三爷寒暄了几句,便直接离开了。

毕竟。

糖糖还穿着神凰羽衣在宫里等着自己呢。

自己这些娘子越来越变态了。

现在都开始互相扮演了。

明明自己对凰女没有非分之想的。

这搞得。

没有也有了。

……

接下来的时间。

中原依旧打得火热。

炎国虽然陷入了四面炎歌的境地,但毕竟吞并燕齐两地有一段时间了,再加上军械底子不错,百万伥鬼表现得相当可以,即便屡战屡败,也从来不见一溃千里的迹象。

归其原因,还是魏国内耗有些严重,黎魏两国没有达成精诚协作,导致两国主力被姬肃带领的炎国主力拖住了。

而魏国内部的争斗也已经到达了白热化的地步。

罗文罗武本来就占据上风,现在战场上黎魏两国彼此间的制约,又刚好反应出来了嬴无忌说明的那种情况,所以支持罗文罗武政见的人越来越多。

但魏桓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哪怕这两兄弟说得再多,也坚持这只是嬴无忌想要侵吞魏国土地,编造出来的理由,妖族绝对不可能那么快攻进来,而且平妖之战大家明明已经赢过一次了,妖族根本没有什么好怕的。

仍旧死死地抓住魏王对魏土的直接控制权。

一步都不愿意退。

这搞得罗文罗武很恼火,于是加大了探查妖域的力度。

直到半年以后,四国联合派出的探查妖域的队伍,在付出好几十条高手性命的代价后,终于带回了一张相当详细的舆情图。

大妖多少。

妖王多少。

甚至哪几个大型部落,已经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当舆情图出现在魏国朝堂上之后,瞬间引起了一片哗然,因为这大妖和妖王的数量,已经达到了无比惊悚的地步,相比起来,平妖大战最后的总攻,完全就是小打小闹。

铁证摆在面前,魏桓终于低了头,在群臣的见证下,签署了第二册盟书。

随后,四国联盟正式形成,他以魏王的身份,带着魏国掌权的几位文臣武将,加入了四王会议。

自此四国土地管辖权以及军队的调度,正式统一了起来,嬴无忌当选第一任总指挥。

指挥权统一之后,黎魏两国间的互相约束瞬间消弭一空,后勤调度也融为了一体,进攻强度瞬间上升了一个等级。

而姬肃带领炎国主力构成的防线,也终于出现了溃败的趋势。

战争打到现在。

早已不是名将与战术能够决定输赢的时间了。

国力。

兵力。

军械。

后勤。

当这些都能够达成碾压的时候,任何名将和战术都是虚妄。

除非冒出一个位面之子,引得天降流星,否则根本没有翻盘的可能。

炎国的防线很快就崩了。

姬肃也十分果断,直接放弃了炎国旧土,带着残余的七十万伥鬼大军,飞快朝齐土撤去。

这里尚且在他的掌控之中,并且一面临海,至少能缓解三四成的防守压力,再加上齐国也是老牌强国,农业一直都不算落后。

曾经的逐鹿天下,变成了现在的偏安一隅。

压力小了数倍不止。

他们放弃的土地,很快被四国联盟吞并,因为嬴无忌的梦境宣传,当地百姓不但没有抵触,甚至十分欢迎四国联盟的进驻,毕竟能提升生活质量,谁会愿意拒绝啊!

于是中原的版图急剧变化。

只是蔓延到齐土的时候,又重新陷入了沼泽之中。

睢城。

曾经的炎城,后来的姜国。

现在它因为能够承接吴炎两地,跟四国旧土距离适中,距离齐土也不远,所以就成了四王会的驻扎地。

“姬肃这小子行啊!”

嬴无忌瞅着地图,感觉有些蛋疼:“王八壳子还真硬!”

其他众人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大厅之中,汇聚了中原八成的名将。

南宫兄妹。

赵阔。

蒙樾。

景锐……

全在其中。

都对如今的齐土炎国有些头疼。

百万伥鬼大军,如果想要守住大片国土,只有节节败退的份。

但他们现在只想固守一隅,这片土地甚至连以前齐国的一半都没有,以这兵力密度,可真就跟茅厕里的顽石一样了。

滂臭。

硌牙。

让人头疼。

他们都知道,长久来看,这么小的土地,养这么庞大的军队,一定捉襟见肘,一定会疯狂压榨百姓。

都不用攻打。

过几十年,炎国就会自己崩溃。

但他们等不了几十年,可要是硬啃的话,又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毕竟伥鬼只会遵循主人的意志,而且它们的本我都被姬峒定制裁剪过的,即便局势再不利,都不会因为心态影响战斗力。

就很烦。

“我来吧!”

南宫燕上前了一步:“我跟姬肃共事的时间不短,这百万伥鬼大军,其实就是弱化版的黑甲军团,以我对姬肃指挥习惯的了解,只要带的精锐够多,肯定能以最快时间内解决战斗。”

众人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南宫燕现在已经是四国联盟数一数二的大杀器,以天阶圆满的混元真气串联整个大军,简直就像是无敌战车。

而且这天下,最了解姬肃和姬宏的,恐怕就是他了。

如果硬碰硬,她绝对是最优的人选。

嬴无忌眉头微蹙:“如果全军精锐都交给你,碾碎炎国你需要耗费多少兵力?”

“二十万?”

南宫燕给出了一个估算。

嬴无忌有些头疼,老实说这个战损比可以,但他不想接受。

这些可都是他想心头肉啊!

“暝都渗透怎么样?”

赵宁忽然开口提了一个建议。

众人不由沉思,自从姬峒死后,本我规则随之覆灭,暝都被大世界发现以后,就一直在被大世界吞并,慢慢沦为大世界的附属品,物质交换的上限提升了许多。

不过,它打开的时间,仍然是日月交替。

而且传送规则依旧保持不变,不管你进入暝都转悠得多远,传送回来的方位依旧是你进入暝都的点。

赵宁继续说道:“伥鬼大军很强,士气几乎不会受到磨灭,但他们付出的代价是本我被切割,本我是灵魂重要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他们灵魂必然有缺陷。

之前的案例也证明了这个结论,他们灵魂残缺,但不会受到精神法术的影响。

可用以交换的,是他们神识很弱。

整个炎军当中,主力是伥鬼,负责警戒的,却一个都不是。

他们有意弥补这个短板,但这个短板是弥补不了的。

所以我们依然可以沿用之前的战术,派人偷偷潜入,只要到达目的地,就立刻潜入暝都,等到兵力积蓄到一定地步,就同时发难,应当能降低不少损失。

反正姬肃对暝都的掌控不强,甚至担心百姓通过暝都逃窜,民间的镜子都成了禁物,完全可以温水煮青蛙。

唯一的问题的就是,需要的时间很长,擅长隐匿气息的将士又没有那么多。

隐匿气息的符纸倒是可以考虑,但产量可能跟不上。”

大厅内议论纷纷。

这的确是一个可行的方法。

但短板也有些明显。

一时间,又陷入了纠结。

嬴无忌却眼睛大亮:“潜入暝都的确可行,不过我不打算派精锐战士过去。”

“那派什么?”

魏桓问道。

嬴无忌笑道:“工匠!”

“工匠?”

众人疑惑:“要工匠做什么?”

嬴无忌沉吟片刻,笑着说道:“造船!”

“造船?”

众人面面相觑,完全摸不到头脑。

芈星璃却瞪大双眼:“难道……”

嬴无忌:“对!就是你想的那样!”

众人:“???”

哪样?

话能不能不要说一半?

好在嬴无忌没有卖关子,把自己的计划大概讲了一遍。

犹如石破天惊。

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真的能行么?”

蒙樾忍不住问道。

这种战术,实在是太过离奇,甚至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历史上,从来没有记载过啊!

嬴无忌捏住五指:“七成的把握!剩下三成,我不能决定,就看丹子哥怎么样了。丹子哥,这种船能设计出来么?”

吴丹作为四国首席工程师,军械设计的扛把子,自然有资格参加会议。

他坐在原地沉思了很久,最终点了点头:“没问题!”

说这个结论的时候,他双眼放光,这次的计划实在太过狂野。

一旦成功。

姬肃的靠海龟缩的计划,就会转而变成他们自取灭亡的神之一手。

有些刺激。

他已经开始兴奋了。

……

齐土炎国。

营陵城。

这里曾经是齐国的王都,从姜姓让渡到田氏手中,但田氏还没捂热乎,就被南宫燕率领的联盟军赶了出去。

现在。

营陵已经成为了炎国的新都。

曾经的齐王宫,也变成了炎王宫。

而姬肃给姬宏建造的藏身地宫,也就坐落在这片土地上。

不得不说。

姬峒虽然干了许多恶心事。

但居安思危这件事情,属实做得相当完美了。

从颓势刚显的时候,就已经为他们想好了龟缩齐土的退路,更是建造了这么一个能牢牢保护好姬宏的地宫,不至于一溃千里。

确保他们即使失败,也能战至只剩一兵一卒。

“父王!儿臣敬您!”

姬宏脸上挂着和他年龄不符的温煦笑容。

姬肃心情有些复杂,胡子拉碴的脸上带着略显苦涩的笑容。

他明白,现在的炎国已经没有实现宏图霸业的希望了,一点统一炎国疆域的希望都没有。

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以嬴无忌娴熟的吸血手段,炎国必定长久面临平民流失的局面,被吸干是迟早的事情。

他只希望姬峒做出的推测没有错。

五年内中原禁制崩溃,嬴无忌在前线跟妖族搞,自己靠着海一边吸收人口一边发育。

虽说有海妖。

但海妖对陆地一点兴趣都没有。

嬴无忌就算再不济,在前线顶个一二十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让姬宏突破悟神境,甚至继承姬峒的圣人之路,发展出数千万的伥鬼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样的炎国,跟“妖仙体质”完全脱钩,妖族至少会失去九成的兴趣,伥鬼大国继续发展,只要人口慢慢恢复,成就祖境未尝不可。

对他们来说。

最艰巨的时期就是现在。

只要能扛住四国联盟的进攻,扛到中原禁制崩溃,他们就有可能成为最终的赢家。

唯一的遗憾。

就是人不再是人。

姬肃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明明跟以前没有什么不同,却好像每一个穴位都绑着一根根细线。

细线汇聚在姬宏的手中,伥鬼全都是他的提线木偶。

自己也是。

不过姬宏给自己这个父王面子,没有特意操控罢了。

以后的炎国。

只会有姬宏这唯一一个朴素意义上的人。

可姬肃看着自己的儿子,也只感觉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提线木偶。

姬宏没有被夺舍。

也没有被操控思想。

但情况比这两者都让姬肃不寒而栗。

自己这个儿子,是那条畸形圣人之路的人间体。

“父王?”

姬宏笑着,把姬肃从恍惚中拉了出来。

姬肃如梦方醒:“干杯!”

爷俩干了一杯。

姬宏抬头看向天空,看向那颗格外诡异的星子,正值黄昏日落,只有月光似有淡影,满天星辰无一敢亮,只有这颗星子不知死活地挂着。

他淡笑着说道:“虽然四国还是联盟了,但我一定会完成老师的夙愿的!”

那颗星子似乎是为了响应姬宏,明暗闪动了几下。

姬肃放下酒杯,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略显惊惶的汇报声。

“报!”

“进来!”

“陛下!暝都涌入了很多敌军!”

“什么!?”